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雅博app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被视为“反女权”的紧身胸衣为何重获流行?

来源:Vogue Business | 编辑:SunHing | 时间:2022-06-16

紧身胸衣,以收束腰部、聚拢胸部这一特点而备受各个时代女性欢迎,但不可忽视的是,这种美丽的背后带来的是压迫躯体、甚至造成健康问题的安全隐患。

然而,在当下这个女性意识大大觉醒的时代,虽然越来越多人开始讲求身体自信,却不妨碍这一曾被视为“反女权”的时髦单品悄然重获流行。

图片来源:Vogue

“古董级”单品的社会变迁

关于紧身胸衣的最早形式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600年前的希腊克里特岛。根据考古发现,克里特岛出土的米诺斯女性雕像上有着紧身胸衣样式的服装,其乳房暴露在外,拥有曲线美感,展现了理想的身材。

在16世纪以前,高加索地区的切尔克斯人和阿布哈兹人也使用类似紧身胸衣的服装来规训女性形体,以使她们更为文静。女性从童年时开始穿着,直到新婚之夜婚礼结束,会由新郎亲自解开胸衣——这一动作展示了男性的控制力。

关于紧身胸衣的最早形式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600年前的希腊克里特岛。图片来源:Vogue

而紧身胸衣作为一种内衣形式出现在人类服装历史中,则起源于意大利,由法国王后凯瑟琳·德·美第奇于16世纪早期引入法国——她还规定禁止宫廷女性出现粗腰,甚至有传闻女性腰部必须细于13英寸。穿上之后,紧身胸衣可以使女性的上身呈倒圆锥型,收紧腰围、聚拢胸部,达到塑形的效果。这一规定深深影响了之后人类的审美。

到了16世纪中叶,紧身胸衣在欧洲变得普遍。为了保持硬挺度,这时的胸衣加缝入了鲸鱼骨或特制的木条,胸衣前片也开始出现装饰。在十九世纪早期,由于帝政风格的出现,女性服装的腰部被抬升至胸部之下,这时的紧身胸衣尽管也有促使躯体苗条的作用,但主要是为了支撑胸部。尽管拿破仑非常讨厌紧身胸衣,但其流行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在帝政风格消退后,紧身胸衣又恢复了原先的作用,即支撑胸部的同时收紧腰部,但其形状已演化为沙漏型,这是为了契合当时女装夸张的肩膀和裙摆。除了形状的变化,原先用做支撑的鲸鱼骨被钢制支柱所取代。

紧身胸衣可以使女性的上身呈倒圆锥型,收紧腰围、聚拢胸部,达到塑形的效果。图片来源:Vogue

在维多利亚时期,肩部夸张的女装已不流行,但为了保留沙漏型身材,必须进一步收紧腰部才能达成这一视觉效果。于是在1840-1950年底,系带款式开始流行,样式也开始向腰部以下延伸了几英寸。尽管紧身胸衣仍量身手工缝制,但大机器生产的低廉胸衣促使该市场的蓬勃发展。

随着生产方式的进步、城市化进程、现代医学的发展,人们开始对流行的紧身胸衣投以更多关注。1880年代,纽约医生Robert L. Dickinson通过血压计对数百名女性进行了紧身胸衣的压力测试,测试后他认为,紧身胸衣会引起消化和呼吸问题,对生殖器官也有影响。

1881年,外科医生William Henry Flowers在“Fashion in Deformity”书中写道,紧绷的紧身胸衣和头骨塑形、绑脚一样有害。经济学家Thorstein Veblen在1899年著作“The Theory of the Leisure Class”中这样描述紧身胸衣:一种自残行为,目的是为了损害穿着者的生命力,使她永久且显而易见地不适于工作。

此外,19世纪后期的服装改良主义者认为,紧身胸衣是不道德的,它将女性身体置于肤浅的地位。在少部分先锋的美国女性看来,紧身胸衣是男性的“阴谋”,因为如果抛弃紧身胸衣,那么女性将行动自如,独立能力提高,进而改变女性地位,增大社会流动性,从而摆脱男性主导婚姻的局面。

经济学家Thorstein Veblen在1899年著作“The Theory of the Leisure Class”中这样描述紧身胸衣:一种自残行为,目的是为了损害穿着者的生命力,使她永久且显而易见地不适于工作。图片来源:Vogue

在社会各界的呼声之下,紧身胸衣开启了现代化的进程。1890年代末,法国医生Inès Gaches-Sarraute出于更安全、更舒适考虑,设计了腹部平直的紧身胸衣。尽管是出于好意,但在现代医学的测试下,这种呈S型的紧身胸衣比沙漏型对身体的压迫更大。于是在此基础上,演变出了笔直的款式,即天鹅嘴款式。相较以往样式,其减少了对腹部的压迫,在1900-1910年代很流行。

随着一战的爆发,作为参战国之一的美国,其战争工业委员会要求妇女停止购买紧身胸衣,以腾出制造胸衣的钢撑来供给战争需求。据统计,这项举措共节省下28000吨金属,由此可见紧身胸衣的普及程度。

二战后,随着尼龙材质的诞生,以及生产生活的快速进步,追求好身材的女性有了更多的塑形选择,如束腰和胸罩,紧身胸衣也不再是必需品,其流行之势终于停止了。

二战后,随着尼龙材质的诞生,以及生产生活的快速进步,追求好身材的女性有了更多的塑形选择,紧身胸衣流行之势终于停止了。图片来源:Vogue

紧身胸衣与现代高级时装

紧身胸衣与高级时装界的故事,最早可以认为源于20世纪初。当时Paul Poiret和Coco Chanel宣布抛弃紧身胸衣,用各自的设计来解放女性身体。在1930年代后期,紧身胸衣短暂的回归引起时尚圈热议,但随着二战爆发,它很快退潮。

战时生活的贫瘠激发了人们渴望美好的淳朴愿望,1947年,迪奥先生带来了著名的New Look,引发轰动,奢华且富余的用料加上花冠般的廓形使之成为时装史大事件,女性的腰部再次被强调,整个五六十年代的主流审美都被沙漏型身材牢牢占据,紧身胸衣也借势回归。

图片来源:Lady JoJo

随着六十年代第二波女权主义的兴起,加上如火如荼的嬉皮士运动,紧身胸衣很快再度失宠。而到了1980年代,以Jane Fonda推出的备受家庭欢迎的运动课程为代表,女性开始通过健康运动来塑形,加上科学饮食、整形手术等手段,用科学的方式达成好身材。自此,紧身胸衣的市场不再,仅局限于某些特定的圈层当中,如传统服装爱好者。

但在高级时装界,紧身胸衣开始被彼时的年轻一代设计师所采用。Vivienne Westwood早在1970年代就在设计中使用了紧身胸衣,以极其朋克的方式为这种曾经压迫女性身体的单品赋权。在1982秋冬“Buffalo Girls”系列中,她正式带来了紧身胸衣在高级时装界的早期亮相,为此,她还特别创造了“underwear as outwear”这个词汇。不久之后,Jean Paul Gaultier在1983春夏“Dada”系列中,展示了其首个紧身胸衣设计。

1982年Vivienne Westwood秋冬“Buffalo GIrls”系列中融入了紧身胸衣元素。图片来源:Pinterest

Jean Paul Gaultier Cone bra. 图片来源:Luxsure

Mr Pearl可以说是业内最著名的紧身胸衣设计师及爱好者。南非工人阶级家庭出生的他自幼对紧身胸衣着迷,1980年代他来到伦敦,结识Leigh Bowery后成为其助理。在那时,Mr Pear开始为舞蹈艺术家Michael Clark和Matthew Hawkins制作服装,并自学制作紧身胸衣。最先光顾其手艺的,是乐队Dead or Alive主唱Pete Burns和瑞士名媛Susanne Bartsch。1989年,Mr Pearl为Susanne Bartsch举办的Love Ball派对制作了服装后,被其介绍给了Thierry Mugler。二人的合作从此开启。

Alexander McQueen worm corset. 图片来源:Vogue

后来某次,在伦敦一家俱乐部中,Alexander McQueen被已有名气的Pearl的细腰所吸引,于是力邀他为个人品牌1995春夏“The Birds”系列走秀。随后McQueen再次向其发出邀约,于是便有了1996秋冬系列中的那件黑色尚蒂伊蕾丝的淡紫色云纹紧身胸衣。如上举例,在诸位时装大师的带动之下,紧身胸衣回潮,随着1990年代恋物癖时尚的流行,重获关注。

Alexander McQueen 1996 Fall Ready-to-Wear collection出现了知名的黑色尚蒂伊蕾丝淡紫色云纹紧身胸衣。图片来源:Vogue

时尚是一个轮回,更确切地说,每隔二十年轮回一次。于是在这般不成文的规定之下,2010年代后期,紧身胸衣再一次成为流行趋势,其中最有标志性的事件当属2019年Met Gala上,Kim Kardashian穿着Thierry Mugler湿身礼服,强调腰身的设计同样出自Mr Pearl。

在2020春夏,以Burberry、Olivier Theyskens、Dion Lee为代表的品牌都推出了紧身胸衣设计。此外,很有戏剧感的是,Elle Fanning在2019年戛纳电影节活动上穿着Prada五十年代风格的束胸连衣裙亮相活动,随后她自曝因为过于紧身,她甚至晕了过去。

2019年The Met Gala上,Kim Kardashian穿着Thierry Mugler湿身礼服,强调腰身的设计同样出自Mr Pearl。图片来源:Vogue

Netflix热播剧和明星助推紧身胸衣热潮

图片来源:Vogue

紧身胸衣这一轮的流行并没有迅速消退,反而后劲十足,演变出新趋势。

2020年12月,Netflix剧集《布里奇顿》上线,这部设定在19世纪英国的架空历史剧因浪漫剧情,人气居高不下。同样引人注意的还有剧中的服装。据报道,该剧一共出现了7500件服装,共动用238名成员的服装团队,包括裁缝部门、刺绣部门、饰品部门,耗时5个月准备。戏服设计师为资深业内人士Ellen Mirojnick,剧中的紧身胸衣则由Mr Pearl打造。

现象级的火爆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剧中时尚对现实生活的时尚产生了影响,regencycore悄然出现。这种倡导超女性化风格的趋势,标志着装为帝政风格服装、娃娃裙、珍珠装饰、歌剧长手套、花卉印花,当然,很重要的,还有紧身胸衣。

根据Lyst报告,剧集播出后,与regencycore相关的搜索量激增,其中紧身胸衣的搜索量增幅最大,达到123%。由于消费者对紧身胸衣的兴趣大增,市面上的相关产品销量喜人,甚至全面售罄。

Netflix热播剧《布里奇顿》对推动紧身胸衣热潮功不可没。图片来源:Vogue

今年三月,《布里奇顿》第二季上线,同样热度不减,并为regencycore的流行程度注入了强劲一剂。

此种风格受到市场欢迎,本质上是社会对于怀旧情绪的高涨,不同于不久前流行的七八十年代风格的回归,它是一种对过往的延伸式怀旧(毕竟我们并未经历过那个时代)。很显然,怀旧情绪的出现代表着人们对当下的逃避情绪和对未来并非乐观的态度,考虑到目前全球仍受到疫情余波的影响,加之紧张的地缘政治,这一切并非无迹可寻。

此外,受到疫情因素长期在家办公的影响,人们虽已经长时间习惯于穿着舒适的服装,但生活当中总是需要“仪式感”,因此华丽优雅的风格在这时正好符合人们的心理。帝政风格的显著特点是收束的胸部之下为松散,该特点容易将视觉集中在身体上半部分,强调肩部和胸部,修饰身材,视觉上拉长了比例。这种裙装较为舒适,不受限制、也易于造型,符合多样化的着装场合需求。

与如今几乎所有流行趋势相同的是,它的兴起也少不了名人效应的加持。Dua Lipa、Kendall Jenner、Bella Hadid等明星都多次选择紧身胸衣亮相。至于她们所穿的胸衣,不少为时装品牌archive,如备受archive市场欢迎的Vivienne Westwood。由此可以看出,近年来archive和vintage二级市场的流行,也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紧身胸衣的风潮。

Dua Lipa、Kendall Jenner、Bella Hadid等明星都多次选择紧身胸衣亮相。图片来源:Vogue

另外,受到名人效应影响,年轻一代不免的会效仿名人着装,加上社交媒体,尤其是触及更广更快的视频社交媒体传播,这种风格和流行趋势得到了进一步发酵。

另外不得不提的一点是,今年The Met Gala将主题定为“Gilded Glamour”,如Billie Elish身着Gucci紧身胸衣式裙装亮相,这也有助于进一步推动该流行趋势。

Billie Elish身着Gucci紧身胸衣式裙装亮相2022年The Met Gala。图片来源:Vogue

紧身胸衣之于中国更像是一件复古时髦单品

对于国内而言,紧身胸衣并没有厚重的历史或与压迫女性躯干相关的沉重背景,跳脱如此的社会语境及有待商榷的灰色地带,紧身胸衣对于中国消费者在某种程度上更多的只是作为一件入时的时尚单品,就如同玛丽珍鞋,或chocker那样。

时装编辑出身的小红书博主Yvonne Du因个性化的穿搭分享和有态度的女性观点,如今已收获逾50万粉丝,她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时代,我们在社交网路上,在都市街头,都能看见年轻人各式各样的风格和复古混搭。而紧身衣也是一种复古单品而已。”

跳脱西方历史束缚的紧身胸衣,在东方的流行更为轻松。图片来源:Vogue

跳脱西方历史束缚的紧身胸衣,在东方的流行更为轻松。当在小红书搜索相关关键词时,显示了许多笔记。如果说紧身胸衣在欧美受到欢迎,有一部分原因是它存在于西方文化当中,但如今在并无深厚发展土壤的国内,紧身胸衣也热度不减。

“从时尚角度来说,欧美的潮流还是会影响到国内的流行审美。只不过可能比起直白的性感表达,国内一些时尚达人会有自己的消化方式,紧身胸衣都能穿出‘纯欲风’(性感中带着清纯之意)。另一方面,很多走‘辣妹’风格的时尚博主勇敢地将紧身胸衣消化为自己的时尚表达。”

但在Yvonne Du看来,紧身胸衣在中国的风潮应该会比欧美低调一些,“毕竟在国内,普通的黑丝都被视为一种性暗示,而本身就含是‘内衣’和‘胸拖’的紧身胸衣,更是赤裸的表达。但是国内对辣妹风格的喜爱度很高,所以相信紧身胸衣会随着穿衣自由的讨论继续流行好一会儿。”

紧身胸衣具有高辨识度,腰部的收束是其鲜明特点,旨在衬托出穿着者细腰的特点,并通过聚拢的胸部,从视觉上强化这一特点。这意味着,它不可避免地需要给腰部施加压力,即束缚身体。

在讲究舒适性兼具时尚性的当下,紧身胸衣必须在保留原有特点的同时最大程度上给予穿着者舒适的穿着体验。

尤其对于年轻一代消费者来说,由于受到的教育和接受的外部信息更为多元,她们对自我身体相对更有“主权意识”,这也意味着对紧身胸衣的实穿性有更高的要求。

年轻一代消费者由于受到的教育和接受的外部信息更为多元,对自我身体相对更有“主权意识”,这也意味着对紧身胸衣的实穿性有更多要求。图片来源:Vogue

图片来源:Vogue

回到顶部